文学范文

www.hf0688.com文学范文

追凶E次元湛明锐,郑绵络

发布时间:2019-05-16 编辑 :本站 / 28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西方诗歌 > 正文
TAG:

无期徒刑的假释考验期限为十年。年月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决议,自年起,每年月日为“中国旅游日”。政府的基本职能:A管理职能、B经济职能、C政治职能、D社会职能干粉灭火器的主要成分二氧化碳。

  6)人生代代无穷已,学识绵绵无绝期。  7)前进的理由路是错误的时候,停下脚步也是一种进步。  8)满足现在的成就,就窒息了未来。  9)学问是异常珍贵的东西,从任何源泉吸收都不可耻。  10)青年应当有朝气,敢作为。

追凶E次元湛明锐,郑绵络

《追凶E次元》主角湛明锐,郑绵络,是果冻花最新完结的灵异小说,湛明锐,郑绵络小说讲述了负责游戏研发的程序员湛明锐因游戏即将上线,下班后将游戏设备送给好友曾华成,那一晚,回家的路上,他救了一个满身是血的女孩,在医院里,他睡着了,做了一个噩梦,穿着白衣如幽灵的女孩,将他带到了好友曾华成的楼下,窗外,是曾华成捧着自己头颅的影子。

游戏,就此开始......精彩章节她的话音刚落,湛明锐觉着自己的头皮都发麻了,那一晚,曾华成死了,秋雨身上又遍是血迹,虽然,两人之间的距离有些远。 而且,昨晚秋雨打完那个电话之后,他不是确实对她产生过怀疑的吗?湛明锐静默着,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秋雨嘴唇牵扯一抹淡淡的冷笑。

过了好一会儿后,湛明锐皮肤上的鸡皮疙瘩平复了下来,问:“电话里,你跟我说,曾华成去过蝴蝶庄园。

他是因为去了蝴蝶庄园才死的。

”秋雨淡淡的点了点头,“那不是一个吉祥的地方,你们也不该去的。 ”“我们已经去过了,这无法挽回。

”“那我只能为你们祷告你们可以活的久一些了。

”湛明锐气结,瞟了秋雨一眼。 秋雨好像洞悉了他的思想,淡淡的说:“请别用看神经病的眼神来看我。 言尽于此,好了,把我放在学校的后门门口就行。 ”湛明锐这时发现,原来,一个月前救秋雨的那条安西巷就在m大的不远处,三公里不到的样子,距离M大后门更是只有一公里的样子。 他把车停在了学校的门口,外面还在下着雨,秋雨打开门正欲飞奔回去,湛明锐喊住了她,她转头看向他,湛明锐说:“还在下雨,这把伞你拿去吧!”说完将那把黑雨伞递了过去。 秋雨乌黑的眸子看了眼那雨伞,踌躇了一下,冷笑:“在玩许仙白娘子的把戏吗?”湛明锐再次气结,真后悔自己干嘛多此一举,刚欲把伞放下,谁知秋雨却接过了伞,把车门关上前说:“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不过绝不是因为这把伞。 ”说完“嘭”一声关上了车门,撑着雨伞向学校里走去。 湛明锐见她的身影渐渐在雨幕中模糊,便启动车子离开了M大。 --他没有回家,而是去了警局,找到了王长明。

王长明的身上依旧散发着硬派的颓丧气质。

实习警察江枫给湛明锐递了杯水,湛明锐接了过去直接向王长明问道:“还有一个信息,我想我有必要亲自来告诉你。

”“是又有什么新发现吗?”“曾华成葬礼的那天,有个女人去悼念了他。 ”“这很不正常?”王长明问。 “是的,很不正常,我从大学毕业就认识华成了,在这七八年的时间里,我们一闲下来就会关在一间屋子里面打游戏,这八年来,就我所知,他的生命里根本就没有过女人。

”“有没有可能是最近撩到的。

”“宅男打游戏,几乎没有不撩**玩家的,但相信我,各个都是嘴炮满天飞,内心小清新。 而且那个女人在没受到邀请的前提下,就知道曾华成告别礼的日期和地点,你不觉着很奇怪吗?”王长明一手撑着头,手上夹着支烟,点了点头,她有没有在登记簿上留下她的信息。 湛明锐摇了摇头,“什么都没留下。

”王长明喊了声江枫,对他说:“你去一趟淸岭墓园,调一下10月18日的监控摄像。

”江枫:“好嘞!”江枫接过王长明扔过来的车钥匙,风般走了出去。 湛明锐喝了口水又问:“秋雨......你们有没有查过她跟曾华成之间的交集呢?”王长明点了点头说:“我们这段时间查了曾华成死前的一个月的所有通话记录和网上轨迹,还有他每天的行为轨迹,昨天你打来发现,他跟秋雨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交集。 ”“这怎么可能......”湛明锐不可置信,当多个巧合聚集到一起,理性的思维告诉他,那不可能是巧合,而秋雨今天上午跟他说的那些事情,也肯定是有其目的性的,两个人,完全没有交集,她是疯了吗?随机关注一个死宅男?王长明长长吐了口烟圈说:“说是完全没有,或许也不准确,两个月前,也就是9月10日,我们在监控中发现他去了R城大学,而秋雨,正是那所大学的大四学生,那天他在R大呆了近两个小时,至于他具体做了什么,有没有见过秋雨,大学中监控设备有限,并没追踪到。

”湛明锐知道,曾华成大学就是从R大毕业的,大学学的是计算机系,偶尔闲了也会去学校拜访一下自己的导师。 至于回学校的频率,湛明锐也说不好,比较随机。 那么两个月前,他到底是去学校拜访自己的导师了,还是说跟秋雨有了交集,现在还不好说。

湛明锐将电话拿了出来,说:“我跟华成大学都是R大的,不过我本科毕业就出来工作了,他是研究生毕业出来工作的。 他跟我是一个专业的,他的导师,也是我大学时期C++语言的讲师。 我想我应该直接去拜访一下李教授,你要一起吗?”王长明道:“自然!”湛明锐拨通了李教授的电话。 对方的声音很是慈爱,当湛明锐说自己是谁谁谁的时候,他还有一丝的诧异,毕竟跟自己感情比较深厚的都是那些研究生,本科毕业的学生,主动找他的很少。

最近跟湛明锐走的比较近些,还是因为华成的死。

他略显苍老的声音问:“哦......湛明锐啊!”好像因为湛明锐又想到了华成,他的声音好像一下子就哽咽了,湛明锐的情绪也被带动的有些悲伤,感觉胸口堵的发闷,但他还是很快说明了来电的意思,问他什么时间有空,可以去拜访他。

李老师跟他约了周六的下午三点,也就是后天的下午三点。 挂上电话没多久,王长明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江枫,到地儿了?监控资料拿到没?”“老大!拿不到了,这边的监控资料,一个月后就会被覆盖掉,已经距离曾华成死亡已经一个多月了,资料已经没了。 ”电话那头的江枫说。 王长明牙齿咬着腮部,兹拉一下嘴巴,气愤的想跺脚。

江枫:“老大,那现在怎么办?”王长明:“能怎么办?回来吧!”他挂上了电话,手机差点摔了出去,湛明锐声音低沉道:“这事情也怪我,如果当时我就把那个女人的事情告诉你们就好了。 ”王长明摆了摆手,“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你还记得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吗?模拟画像也可以找到她的。

”湛明锐对女人的样貌,同一个脸型的女人向来有些脸盲的,何况是只见过一面的女人,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抱歉,时间太久了,如果我再次见到,或许能够认出来,但让我去形容她的样貌,这对我来说太难了。

”王长明抓狂的直挠头,一头鸡窝现在变成了狗窝。 最后敷衍的说了句:“好吧!你能专门跑过来提供信息已经很好了,那今天就先这样吧,我们后天在R大学校门口集合,一起去拜访李老师。

”湛明锐点头,然后离开了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