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www.hf0688.com文学范文

霸婿在线阅读 第1章 女婿打上门

发布时间:2019-08-13 编辑 :本站 / 70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西方诗歌 > 正文
TAG:

霸婿在线阅读 第1章 女婿打上门

||||--第1章女婿打上门保京市宁静的郊外,一条小路从主干道延伸而出,郁郁葱葱的树林间隐藏着一座占地四十多亩的奢华庄园。

这里是苏家大宅,苏家拥有的盛鼎集团涉及诸多产业,带来滚滚财富,首屈一指的大家族。

一辆破旧的电动车沿着主干道行驶而来,拐向这条小路,路口的监控探头立刻捕捉到了他的身影,刚到苏家大宅门前,保安已经站在那等待。

骑着电动车的人是高尚,穿着廉价的白色背心,到膝盖的蓝色大裤衩,脚上是一双拖鞋,一脸微笑的说道。

“还有人迎接啊,我找苏盛鼎。

”保安竟然喷笑,“就你,找我们老太爷?”高尚稍微一愣后嘴角微微上挑,“狗眼看人低吗?告诉苏盛鼎,他孙女婿来了,这是我的凭证。

”从背心的领口掏出来一块浅红色玉佩,上面是凤凰浮雕,整块玉晶莹剔透,一看就价值不菲。

“你特么说谁是狗呢,赶紧滚蛋!再不滚信不信弄死你。

”保安摘下了腰间的橡胶棍挥舞恐吓,里面呼啦啦又冲出来几个,就在这时一辆奔驰车行驶而来停下。 “怎么回事?”随着低沉的询问,一个西服革履的身影开门下车,坚毅的脸孔英俊潇洒,眼角眉梢带着一股傲气。 保安用橡胶棍一直高尚,“白总,这混蛋不但骂我是狗,还说是大小姐的丈夫。 ”被称作白总的人身份可不简单,身份是盛鼎集团的安保经理,主持所有安保工作,更是苏盛鼎长子苏强荣的义子,名字叫白斩。

随着苏盛鼎退居二线,苏强荣成为董事长,白斩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就算是一些苏家人也对他客客气气。 白斩扫视了一眼样子普通,衣着寒酸的高尚,目光定格在那块玉佩上面,眼中冷光一闪。 “你这块玉佩我买了。 ”高尚用手指扣扣鼻子,“你出多少钱?”白斩微微露出一丝嘲讽笑容,“给你十万。 ”“十万?”高尚一脸惊讶尖叫出声,一脸讨好的从电动车上下来,白斩掏出手机询问。

“把你的账号给我,十万立刻到账。

”话音未落,恶心的看到高尚用抠过鼻孔的手指在自己西装上蹭了蹭,这可是新买的阿玛尼定制版。

高尚竟然还嘲讽出声,“怪不得大夏天穿这么多,脑子果然有缺陷。 这可是极品血脂玉,不说本身是无价之宝,还是我和苏家大小姐的定情信物。

”白斩俊朗的面孔立刻变得凶狠,伸手抓住他手腕,阴冷的声音从嘴里发出,“想娶苏雅萱,还得看我答不答应。 ”“看来你知道这件事。

难道跟她有一腿,想打我啊?”高尚洋溢起了灿烂笑容,在白斩眼里是那么可恶,右手忍不住挥起向他那张讨人厌的脸砸去。

“嘭!”沉闷的声音响起,一群保安愕然地看到不是高尚挨揍,而是他按着白斩的头狠狠撞在了奔驰车的车机盖上。

“嘭……嘭……”白斩英俊的脸跟车机盖连着亲密接触了三次,随着高尚一撒手,脸沿着凹陷的车机盖滑动整个人瘫软倒地。

一群保安立刻要动手,高尚却伸手抓住了白斩的头发。 “都别动!告诉苏盛鼎,不想履行诺言就写一份悔婚书,我明天过来拿。 ”说完又将白斩的头往车轱辘上撞了一下,嘴里还嘀咕。

“最讨厌比我帅还装逼的人。

”松手一口吐沫啐了上去,骑上电动车扬长而去,一帮保安七手八脚将昏迷的白斩往里抬。 高尚从没指望能娶到苏家的掌上明珠,这次来原本就是想闹事让对方悔婚,白斩算是撞到枪口上。 不是他不想悔婚,是不敢,婚约是师父和苏盛鼎很多年前定下,如今自己年纪够了,这才被派来完成约定,恐怖的大师兄还在暗中监督。 这家伙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一来到这座城市先租下了房子,骑着从房东那借来的电动车返回。 到住处已经是夕阳西下,顺便买了点吃的回到简陋的出租房,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着手机上的账号余额,交完房租和押金已经没剩多少钱了。

夜色渐深,无聊的躺在床上琢磨着明天是不是去找工作,不知不觉睡着了。

“咔!”老式的防盗门传来轻微的响声,睡梦中的高尚立刻睁眼,昏暗的光线下,防盗门缓缓打开,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的身影蹑手蹑脚走了进来。 高尚心里暗笑,这破房子里唯一值钱的也就是脖子上挂的血凤玉佩,看来苏家有另外的打算。 没有起身而是继续装睡,进入房间的身影小心翼翼靠近床边,装睡的高尚光着膀子,血凤玉佩在黑夜中依旧那么显眼。 这身影虽然戴着黑色口罩,可高吊的马尾辫和紧身衣包裹的曼妙身躯,无不显示这是一个身材绝佳的女人。 来到床边她眼中露出欣喜,拿出一把小刀缓缓向着挂着玉佩的绳子探去。

就在这时高尚吧唧下嘴翻身扭到另外一侧,吓得她立刻蹲下身,等了会儿没动静,这才又猫着腰轻手轻脚绕到床另外一侧。 刚绕过去她傻眼了,人呢?“千年杀!”暴喝声响起,女子感觉到一股无法忍受的剧烈疼痛从尾椎骨下方部位直窜脑门,身子一下窜起重重砸在已经没人的床上。 “啊……”夜莺啼血般的惨叫声回荡,整个身子开始抽搐,冷汗浸湿了全身。 站在窗边的高尚伸手挠头,“抱歉,你刚才那个姿势摆的太撩人,我一时没忍住,要不要给你检查下?”床上的女人都要疯了,受伤的部位怎么可能会让他检查,一双美目恶狠狠瞪着高尚,手做出捅刺动作。

手抵在了高尚小腹,却发现手里的刀没了,眼中露出愕然。

高尚咧嘴一笑,“你是找它吗?”不知何时刀已经到了他手里,一丝胆怯出现在女子眼中,高尚又做出很邪恶的表情。 “别急,夜还长着呢,咱们慢慢探讨一下人生。

”“救命啊……”凄厉的女子求救声从房门和窗户传出,在闷热的夏季夜晚传的很远。

高尚翻翻白眼开灯,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首先报警,伸手拽下了女子脸上的口罩,一张很年轻的绝美容展露眼前。 标准的瓜子脸,柳叶细眉渐细渐淡隐进鬓角,一对灵动的丹凤眼睫毛很长,透着一股精灵古怪,挺俏的琼鼻下是性感撩人的双唇,左唇角下还有颗淡淡的美人痣,成了画龙点睛之笔。

女子见他主动报警送了口气,尽量扭动身体想远离这个混蛋,稍微一动就疼得倒吸冷气。 “混蛋,我跟你没完!”绝美容颜和咬牙切齿的话语都没让高尚有什么反应,而是很冷淡的询问,“苏雅萱?”“你管不着!”“无所谓,你不想嫁,我也不想娶,让你爷爷写份悔婚书就可以,没必要来偷血凤玉佩。

”话语越发冷漠,眼神中透着一股子无情,这反而让对方很不理解,超出了预想。

“我叫苏雅琪,我姐更漂亮,你就不动心?”高尚却嗤之以鼻,“你们这种大户人家的女人约一下还行,娶回家当老婆简直找罪受呢。

竟然还想让哥当倒插门女婿,做梦呢?”苏雅琪瞪大眼珠,仿佛听到了多么劲爆的消息,就在这时两个穿着制服的身影从敞开的房门走入。 看到屋里的情景,其中一个喝问,“怎么回事?”苏雅琪连忙说道,“没事,我俩吵架呢,已经解决了。

”高尚不吃这套,用手一指,“她大半夜突然跑来我家……”“我知道错啦,就原谅我这次吧!”苏雅琪让人麻酥酥的话语将高尚打断,询问的人脸一黑,“大晚上你俩瞎闹什么,在乱报警都拘留。 ”明显当成了吵架的两口子,见高尚摸鼻子不吭声,又说了几句劝解话带着同事扭身离开。

“嘶……”两人一走,装傻充楞的苏雅琪再次倒吸冷气,脸色发苦的瞪了眼高尚。 “赶紧送我去医院,感觉……裂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