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www.hf0688.com文学范文

第一卷 139给一颗糖甩一巴掌(6000)

发布时间:2019-08-10 编辑 :本站 / 110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西方诗歌 > 正文
TAG:

第一卷 139给一颗糖甩一巴掌(6000)

冷锡云看他捂着‘胸’口眉峰紧皱,冷哼了声,移步走向里间,可他身形刚动,就有一股拳头带着狠厉的气势袭来。 他皱眉,上半身微微往后仰,单手将迟晋延挥来的拳头格开,另一只手顺势扣住他的手腕用力朝他自己反弹回去。 论打斗,迟晋延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他除了在大学期间拿过剑道比赛的冠军外,还是柔道和散打的冠军,所以不论是近身搏斗还是距离战,他都无所畏惧。

试问连特种兵出身的乔樾擎在格斗方面都要输他一截,又何况是仅学过跆拳道的迟晋延芑?“你们别打了。

”淡淡的‘女’音传来,纠缠的两人俱是一震,随即分开。 冷锡云望向站在休息室‘门’口的思虞,她苍白如纸的小脸让他心口一阵揪紧,正要走过去,却听她道:“你走吧高手寂寞3我即天意。 猬”“……”他因为她的离开心急如焚,现在好不容易找到,她却叫他走?冷锡云微眯深邃黑眸,凝着那张俏颜:“你怎么了?”她又因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反常?是母亲的威胁凑效?思虞朝两人走来,眉眼低垂着没看他。

冷锡云在她走近时‘欲’伸手将她带她先离开,思虞却在迟晋延面前站定。

迟晋延一言不发的望着思虞,看她伸手覆上他的‘胸’膛,轻声问:“疼吗?”他似笑非笑的牵动嘴角,捉住她冰凉的小手按在‘胸’口,回道:“你替我‘揉’一‘揉’就不疼了。 ”思虞闭了闭眼,就着被他捉住的那只手在他‘胸’口活动开。 冷锡云望着两人的互动,‘胸’口像是有什么突然炸开来,将他的大脑炸成一片空白。

偏偏迟晋延还亲密揽着思虞的肩挑衅的看着他道:“刚才忘了你是我未婚妻的哥哥,我应该以礼相待,失礼之处别介意。

”一句未婚妻的哥哥让冷锡云神‘色’瞬变,盯着思虞侧颜的目光如同两把利刃。 “未婚妻?”他往前一步,在迟晋延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闪电般将思虞拽到自己面前。

他扣住思虞手腕的力道让思虞吃痛的皱眉,他却似毫无所觉,努力克制着体内四处奔窜的怒焰,沉声问她:“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解释?”思虞感觉到他的震怒,面上显得格外平静,内心却犹如刀绞。

是她负他,对不起他,可她被夹在他和母亲之间左右为难,只有舍弃一方才能保住另一方,而母亲那么决烈的以死相‘逼’,她根本就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 所以这一刻就算再痛苦,都让一切尽早结束吧,否则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我那晚不是向你正式介绍过晋延是我男朋友?我们……很快就要订婚了。

”话刚落,拽住手腕的力道又重了些,仿佛要将她的手腕捏碎般,疼得她脸‘色’越发苍白,连额头都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冷锡云直勾勾盯着她,忽地一言不发拉着她往‘门’口走去。 “我们换个地方谈。

”“不行!”拒绝的是迟晋延。

他拦住两人,瞥了眼思虞被冷锡云抓住的手道:“你想是‘弄’断她的手吗?没看到她的手受伤了?”冷锡云一震,垂眸触及思虞手指上的创可贴,立即松了力道,而思虞手腕上已经留下青紫的淤痕。 见状,他有些内疚的改搂住她的肩将她带到另一侧,和迟晋延拉开一些剧烈,随后冲他冷然道:“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迟晋延状是讶异地挑高眉:“她是我未婚妻,我怎么没资格?”“迟晋延,惹恼我对你没好处,我能让你在a市没法立足她们与我有染!”“是么?就像对付我爸那样对付我?又‘弄’一出隐君子事件?”迟晋延满含讥讽的扬‘唇’,“你不知道么?在我们这一行绯闻越多作品越红,但凡是有成就的设计大师,不是曾闹过同‘性’恋绯闻就是被媒体曝光吸毒,所以我很期待你把我‘弄’成瘾君子的那一天。 ”被冷锡云揽住肩膀的思虞闻言美目瞠圆,满是惊讶之‘色’。

原来迟晋延已经知道是冷锡云陷害他父亲,那他为什么没在她面前提起过?以她和冷锡云的关系,他不应该是连她一起憎恨的吗?为什么还愿意答应和她订婚?他到底,是有什么目的?“我不会让你带走她,不过我可以暂时避开,把空间留给你们。 ”迟晋延说完意味深长的和思虞对望了一眼,仿佛在提醒她遵守自己承诺般,随后转身往外走去。 思虞想起自己答应过他的,深吸口气,拨开冷锡云的手臂,走向落地窗。

“我知道妈去找过你。 ”思虞听到身后声音传来。

“也知道是她威胁你离开。

”冷锡云继续说着,并走去在她身边站定。

落日的余辉穿透大片的落地窗照‘射’在两人身上,将地上两人的身影拉成长长的两条线。 冷锡云望着俏颜被余辉染成温暖的橙‘色’,五官轮廓边缘还晕出浅浅一圈光辉,美得不可思议的思虞,大手自然的覆上她的脸轻挲。

“不管妈对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暂时先稳住她就可以了,怎么能当真说离开就离开?还说要和别的男人订婚这样的话来气我,你是不是以为我的心是石头做的,不会疼不会痛,没有任何感觉?”他略带薄茧的掌心十分温暖,思虞一时不舍避开,闭上眼贪恋他最后给予自己的一些美好的回忆。

“我不是说过,是你先招惹我,所以现在你没有放弃和离开的权利?怎么才说过的话你忘得这么干净?”像是惩罚她的忘记,当他的手指轻挲过她的嘴‘唇’时,他忽然用指甲在她‘唇’瓣上用力掐了一下。

思虞吃痛蓦然张开眼,眸底浮现一丝惊慌。 而在她‘唇’瓣上留下一枚指甲痕迹的罪魁祸首却毫无愧意的和她对望。 “走吧,我们回家去见爸妈。 ”既然父母都已经知道他们在一起的事情,那他还有什么好隐瞒的?不如彻底将事情说开,表明自己的立场,即使是会伤害父母,他也不愿她再背负‘乱’伦的罪名提心吊胆的和他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