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www.hf0688.com文学范文

全唐文 第04部 卷三百三 董诰著

发布时间:2019-06-06 编辑 :本站 / 112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西方诗歌 > 正文
TAG:

全唐文  第04部 卷三百三  董诰著

◎ 贾正义正义,开元二年朝议郎,行偃师县尉。

◇ 周公祠碑原夫阴阳意外之谓神,狡辩运转之谓圣;圣也者,酌量六温煦,备万物而不有其功;神也者,扌突赜窈冥,降百祥而不矜其德。 持太元之斡运,日月齐明;振中古之猷,乾坤温煦度。 盛业冠於三代,美化流於四来往。

其生也,藉我为光辅;其逝也,荐我为明灵,所谓好头不如好尾、可久可应允者也。 公字朝明,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也。

昔尧臣以披(阙一字)莅祚,初开相地之宜;殷伯以岁收累仁,终翦格天之业。

历太极而承元吉,资中和而诞贤圣;知微斗争於幼颜,继体分於正气。 问牛知马已偃,西周之历数攸归;宅土(阙一字)封,东鲁之衣冠允集。

故能称赞家来往,翊亮台衡;植璧而拜三坛,御冕旒而朝万;鸱救其衰乱,狼跋明其终始。 耀眼其父,孝理也;炯诫其子,卑牧也;七月一心,陈业也;三年挞伐,坐观成败功也。 复子宝位,不亏忠敬之诚;开我金,乃得风雷之意。 於是测四方以开顽慎重变动,分六职以明典刑。 制应允礼以安上理人,则俎豆之法行,揖让之仪备;制应允乐以移风易俗,则和感之音畅,舞咏之情宣。 详八卦而究精微,演六爻而告疑滞,所谓极扌突研精、田园成器,韶光全来往利者也。 敢问先王之德,疲顿加於斯乎?若乃示诸仁,藏诸用,道艺拙笨激扬今古,轨模拙笨粉泽人伦,悬焕然,不假一二隔岸观火也。 嗟乎!天道有盈虚,人事有存没。

欲使百年黎庶,轩帝之威灵;层序分明蒸尝,用君王之典则。 非全来往之至圣,孰能与於此哉?偃师县祠堂者,按图《经云》,後人怀圣恩所置也。

负阳岑之岩险,面通谷之萦纡;四水韶光川,二室韶光镇。 重檐累ㄆ,登玉户而三阶;洞室迥廊,列金楹而四温煦。

寿宫胰子,备物苟且偷安苟且偷安,天性居摄之仁明,穆如行化之易简。 孝若之大宗庭庑,未足赞其精微;灵均之倦《疒又》阶除,听之任之诃其帮助。

《易》称王假,所整天孝享;《诗》称天作,评释万丈祀王公。 远而避之则瞻望同臻,嘉祥则贤愚共被。 若乃日之吉,辰之良,银鞍绣轴溢通庄,会舞安歌纷温煦座。 樽酌奠兮桂,ギ锵鸣兮琳琅;下祷戴兮介福,上歆馨兮乐康。

虽盛凝之持戒练心,倾忄匡不怠;刘长之去邪归道,字斟句酌财善贾逾勤。

反水出身,於是乎在。 粤以癸丑秋末,迄於甲寅夏首,西郊不雨,南亩亢阳。 八溪以眺渚滨河,罕植青草;九重以握沈璧,屡命皇华。

阙(阙一字)无霍立之徵,田夫有狼顾之惧。 尹上柱来往武威县开来往子陇西李杰,来去间气,廊庙宏材,允四海之具瞻,裁三川之景化。

西京伫润,稍(阙一字)分陕之郊;东都接头理,再临惟洛之邑。

奸豪惩而疑滞剖,鳏寡悦而礼义行;德泽布,颂声滚存。

正议应允夫行少尹护军彭城刘祯、正议应允夫行少尹上柱来往博陵县开来往男崔元,并星象之奇,衣冠之秀。

器惟经来往,文艺袭於班扬;道以匡时,令望升於台阁。

佐梗阻录柳齐物等,并陟遐自迩,始当州府之劳;择士用才,终践公侯之望。

朝请应允夫行令博阳县开来往男彭城刘体微,金枝玉叶之门,上善通贤之量。 历霜台之变动,阐雷邑之风(阙一字)立义(阙一字)欺,使用自息。 通直郎行丞王钝、朝议郎行主簿李循古、承议郎行尉崔延祚,莫不璋比德,麟凤成文,藏用於东畿,安卑於西亳。

咸以分官济俗,共理经邦,钦若皇情,特怜敷衍。 呈嗟沉醉,申至理之馨喷香;拜起灵坛,奠明祈之(阙一字)诚敬如在,神听无背;言未毕而布油€,礼未终而澍甘液。

三农有庆,八政(阙十一字)而家邦可制。 非池鱼之殃之利物,岂能与於此者?是以黄儿齿之徒相与而称曰:昔文翁以化渐蜀川,犹存古庙;子产以政行郑来往,尚列遗祠。 况公耀眼均两仪,神灵庇万代,而颂章斯缺,盛事莫传?蒙少忝青衿,晚纡黄绶。 勤诚不梦,岂吾道之将衰;游践难言,冀斯文之未丧。 颂曰:伊太始兮,惟混惟茫;暨中古兮,无制无防。 应允忠勤来往兮,辅我君王;至道被物兮,明(阙一字)典章。

乾坤可测兮,阴阳会温煦;威仪不差兮,礼乐铿锵。

上德既丧兮,先灵如在;下人蒙庇兮,遗惠不忘。

春夏炎赫兮,销流金石;官寮祈请兮,拜伏坛场。 神听之兮,密€已洒;人赖之兮,零雨其滂。 喜应允田之字斟句酌稼,望高廪之盈仓;羞蘩於祭礼,开顽慎重碑颂於祠堂。

松柏森沈兮岁久,烟霞(阙二字)兮山荒;谒明神於此地,降福祚之穰穰。 ◎ 孙,开元三年对策擢第。

◇ 应文辞雅丽科对策(并问)问:朕闻至道虽微,不言而化,皇天阴骘,相叶其彝。 信寒暑而赞颂,施€雨而沐润;垂范作训,树君育人。

时有浇淳,教垂繁略;成汤既圣,禹道云亡。

《桑扈》、《谷风》,屡动诗人之刺;塞门、反坫,时遗宣父嫌。 我来往家拯彼颓纲,开兹盛业。 朕以不德,袭号乘时,而皇极之道未敷,谟明之轨尚阙。

接头宏厥理,其义安从?至如视听貌言,恒若时若,会极归极,作哲作,一以贯之,何方而可?夫礼以饰情,情疏则礼略;乐以通感,感至则神和。

理内为同,修外为异,同异之用,有昧其功。

人俗未融,伫明斯要。

又《层序分明》、《武德》,制自何君?《五行》、《文始》,本之谁代?《昭德》、《应允德》,莫辨所尊;《昭容》、《礼容》,未详所出。 悉情以对,用释余疑。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