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www.hf0688.com文学范文

南苑保卫战趣闻:演习地雷未及清除 致日军伤亡 传统节日挂饰

发布时间:2019-07-09 编辑 :本站 / 132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西方诗歌 > 正文
TAG:

南苑保卫战趣闻:演习地雷未及清除 致日军伤亡 传统节日挂饰

  “九·一八”事变后,为进一步充实部队的骨干力量,1936年年底,聘张寿龄为教育长,成立了以培训大、中院校学生的军事训练团。 宋哲元自兼团长,军训团分西苑、南苑两分部,于1937年1月正式开学。 父亲孙麟(字伯坚,晚年用名寿仁,黑龙江呼兰人。

此时任二十九军军官教导团教官,少将军衔)于1936年春从南京到北平参加二十九军。

当时,二十九军在南苑成立了军官教导团积极培训干部,副军长为军官教导团团长,父亲任军官教导团战术教官。   1937年7月7日,爆发了。

后来据父亲回忆,那天清晨,他执教的军官教导团和学生军训团都正在大操场出操,突然听到西边传来枪炮声,日军的飞机不停地在空中侦察。 南苑的二十九军部队当即投入备战状态。 7月16日,宋哲元颁布“战字第一号命令”,部署军官教导团为“右地区队”,由徐以智出任该团团长。

17日开始,父亲率军官教导团所有成员和原特务旅的两个连,在大红门一带构筑防御工事,但19日又接到命令将防御工事拆除。

佟麟阁副军长带军官教导团进行军事演习时曾埋下了大批地雷,因为局势变化太快,地雷没有来得及拆除,仅仅在地图上标出了雷区,却不料日后发挥了的作用。   此时南苑的守军,包括三十七师一部、佟麟阁副军长率领的军部机关人员和军官教导团、特务旅孙玉田部两个团、骑九师郑大章部的一个骑兵团,还有“一二·九”运动后,由入伍参军的热血学生组成、还没有发枪的一个学兵团。

由于日军在华北平津一带频繁地调兵遣将,7月20日,佟麟阁副军长遂令在南苑军营外挖掘战壕,清理营园外400米以内的高粱、玉米青纱帐,令父亲率军官教导团和特务旅担任南苑的正面防务,阻止由黄村向南苑进犯的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的伪军。

  27日,日军准备进攻南苑。

当时宋哲元已经认识到南苑的防御不足,命令预备队一三二师迅速进驻南苑。

急于赴战的赵登禹到达南苑时,他身边只带了一个团,一三二师的另两个团刚到团河即与日军遭遇。 日军就是选择此刻开始攻击的。

  到28日凌晨4点过后,日军发动了第一次进攻。 当时南苑本质上算是一个兵营,但兵营的外墙在日军第一批炮弹的打击下就被击倒。

守军的阵地,就设在院墙外面的战壕里。 日军冲向南苑守军的时候,就在南苑守军阵地前方,纷纷踩上了那些还没有拆除的地雷,造成了一定伤亡。

虽然受挫,但日军仍然向前冲锋,我学兵团将士跃出战壕,和敌人展开了肉搏。 虽然一部分日军冲进了南苑兵营,因为天黑,他们各自为战,没有统一的指挥。 佟麟阁率领军官教导团和特务旅一部及时赶来反击。

在白刃战中,二十九军的老兵都专门练就破日军刺刀的刀法,近身格斗极有威力,包括学兵团都人手一口和敌人厮杀,成功击溃了日军的第一次攻击。 日本方面的资料也认为,二十九军的防御工事是双层布设的,第二线阵地比第一线阵地地势稍高,火力配备几乎没有死角。 即使换了他们,也不能比二十九军在工事方面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