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www.hf0688.com文学范文

女鬼、冥婚与厌女症:宋代人怎么讲鬼故事?

发布时间:2019-07-07 编辑 :本站 / 11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西方诗歌 > 正文
TAG:

女鬼、冥婚与厌女症:宋代人怎么讲鬼故事?

《夷坚志》乃是南宋洪迈的大作,这位老先生也是传说中的毛主席枕边书《容斋随笔》的作者。

不同于《容斋随笔》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夷坚志》却是贩夫走卒耳边之语,洪迈自陈:“非必出于当世贤卿大夫,盖寒人、野僧、山客、道士、瞽巫、俚妇、下隶、走卒,凡以异闻至,亦欣欣然受之,不致诘。

”此书当年也是享誉社会各阶层,上达天听,下至平民,很多人甚至专门给洪迈写信以求自己身边的奇闻异事能够被收录其中,称得上是包罗世间万象了,所载故事也不仅限于南宋时事,北宋时期的鬼事也被纳入其中。 《夷坚志》里的女鬼类型《夷坚志》全书完成时共有420卷,但在元代就已散佚,目前能见到的仅有207卷,据洪迈语鬼事即有五成以上,仅就现存文献来说,其中涉及鬼魂描述的故事已有390则左右。 在这鬼气森森中,漂亮大姐姐当然要占重头戏——凡涉情爱、性欲之事的女鬼传说有94则左右。 这里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何要使用“情爱”、“性欲”这样的词语来形容那风花雪月的人间美事呢?这是因为他们一点都不风花雪月,也根本不是人间美事啊!或许在宋代男人的眼中,女鬼早已失却了盛唐间灯下陪读、红袖添香的温柔小意。

美丽的女子眼波中流转的不是绵绵情意,而是引诱他们覆灭沉沦的诱惑;纤纤玉指抚过的并非是鼓噪着满腔爱恋的胸膛,而是颈侧只有薄薄一层皮肉保护的动脉;耳鬓厮磨间吐露的更非甜蜜的爱语,而是毒蛇吮血啮肉前夕的冷笑与嘶鸣。

这场相会并非是姻缘前定的偶遇,而是早有预谋的谋杀。

当然,《夷坚志》中的女鬼也有清纯不做作的恋爱故事,只是数量比较少而已——在女鬼故事中只占三成,其中happyending更是只有4则。

比如《胡氏子》中,男子与亡女之魂相爱,在父母的授意下设计让女子吃下食物,女子的身体竟因此从亡魂变为生人,胡氏一家非常高兴:“冥数如此,是当为吾家妇。

”女方家长来查验,发现果然是家中亡女,两家成礼而去。

但其中也提到“读书尽废,家人少见其面,亦不复窥园。 唯精爽消铄,饮食益损。 ”虽有甜美的结局,肾虚的过程还是免不了的。

悲伤的是,剩下的31则恋爱故事全部是惨淡收场。 比如中间有一则《建昌王福》,故事中郡兵王福夜遇妙龄少女,与之欢好,数月后王福羸瘠如鬼。 后被父母发现追捕,女子逃至天王祠而消失不见,抬头一看,才知那女子分明是天王像边的捧装奁侍女,王父引王福相见,王福只低头不语。 于是王父击碎其像,王福掩面悲泣,踰旬而死。 在这类故事中,女鬼通常容貌姝美,于夜主动献身,缠绵数月后男子病弱憔悴,被父母、道士或僧人发现后强行介入,男子或留有余情,但毕竟人鬼殊途,最终任他人拆散,女鬼下场凄凉,但男子之结局也不乐观。 这些恋爱的结局虽非圆满,至少女子的倩影是隐没在了美好的回忆中。 在更多的故事中,女鬼们则是以冶艳诱惑的形象出场,以危险可怖的面目谢幕。 或是含冤女鬼前来报复,男女本有夫妻(妾)关系或有婚礼之约,但因男子背约或做下对不起女子的事情,而遭到女子亡魂的报复。

即使男子能够得到道士僧人的帮助,也难免暴死的结局。

在这种“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复仇面前,不管是得道高僧、大德仙师还是阴曹地府都会退让三分,不予干预。

或是只为采阳补阴的“白骨精”,这些女鬼与男子本无前怨,只为贪恋欢爱,吸食精气,采阳补阴,而与男子一夜风流甚至长期相伴,但其中并无多少情爱可言,男子一旦发现其真面目则立刻翻脸,而男子的最终结局多不幸,或大病濒死,或前途尽毁,只有少部分受高人庇佑才得以善终。

更有甚者,有的男子只是因为娶了来历不明的女子(实为女鬼)做妾就丢了性命,既无前怨,也无近仇,堪称莫名其妙。

光从《夷坚志》所载事迹来看,与唐代文学中美好的结局和形象相比,宋代女鬼故事确实少有幸福的结局,与女鬼欢爱的男子皆形销骨立,或大病,或暴死,或丢官,或流放,少有善终,女鬼的形象美丽却潜藏危险,男子一旦与之扯上关系,便有可能遭受不幸。 女鬼与冥婚关于女鬼故事的成因,台湾政治大学刘祥光先生认为与“冥婚”概念有异曲同工之妙,他参照了人类学家在台湾、香港、新加坡、广东顺德、三峡溪南所做的田野调查的研究成果,发现未婚而亡故的男女死后会作祟以求冥婚的情况,应是鬼恋故事的原型。 在各地案例中,以台湾冥婚最接近于宋代女鬼故事,男子与亡故的在室女结为夫妇,新婚之夜的第二天,男子会感到精力全无,十分疲惫。

但不同于冥婚有正式媒合的程序,宋代女鬼往往自己主动找上门来,并给男子带来了潜藏的祸患。 确实,《周礼地官媒氏》即言“禁迁葬者与嫁殇者”,这从侧面说明冥婚在民间是由来已久的民俗,其中迁葬是将成年鳏寡的男女死者合葬,使其成为阴间夫妻,嫁殇则是现世男子迎娶未嫁而早夭的少女。 吴光正也在《中国古代小说的原型与母题》一书中写到:“不死的灵魂总是与人世有着密切的联系,人鬼之恋就是其中最为显著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