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www.hf0688.com文学范文

本周连续两名“百名红通人员”归案 大量案件细节曝光

发布时间:2019-06-09 编辑 :本站 / 118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西方诗歌 > 正文
TAG:

本周连续两名“百名红通人员”归案 大量案件细节曝光

莫佩芬出逃后发现外逃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莫佩芬的出逃早有预谋。 2007年至2011年,莫佩芬在担任浙江省杭州西溪阳光实业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期间,涉嫌利用职务便利,通过采用虚假发票冲账等手段,非法占有公司巨额资金,并将丈夫、女儿共同受贿部分所得转移至国外账户。

外逃后,莫佩芬在境外找到了工作,购置了车房。 然而,她那颗悬着的心却始终没有放下,得知自己被列为“百名红通人员”后她感到非常惶恐,在海外的生活也因为国内相关资产被冻结而变得愈发艰难。 外逃6年来,莫佩芬不断从新闻媒体上了解到国内追逃追赃的决心和典型案例,一点点浇灭了她滞留他国、逍遥法外的美梦。 曾费尽心机策划出逃的她,发现外逃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在一次聚会中偶尔得知家人一直在找她,莫佩芬当即表示愿意与家人建立联系。

在亲情感化、政策感召、法律震慑等多重作用下,莫佩芬主动选择回国投案并积极退赃,“不希望在国外了此残生”。 肖建明曾给云南省追逃办写信称“不要找我了肖建明列“百名红通人员”名单第6名,其潜逃行为经过了长期预谋和精细策划。 在担任国有企业云锡集团董事长期间,肖建明涉嫌在国内收受大额贿赂,并利用职权安排亲属在云锡集团境外投资企业冒领数额不菲的薪水。

外逃之前,肖建明还通过各种手段安排主要关系人移居海外,并在海外购置了房产。 以为已经铺好后路、准备享受“天堂生活”的他,甚至给云南省追逃办写信,称“不要找我了,不回国了,就要客死他乡”。 然而情况并没有向他预想的方向发展。

在其外逃后,我方积极与外方开展司法交流合作,依法冻结肖建明及其家人在国内银行的涉案存款。 2015年中央追逃办将其列为“百名红通人员”,2017年4月和2018年6月,中央追逃办两次集中曝光外逃人员线索,肖建明均位列其中。

2018年8月,国家监委等五部委《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发布后,肖建明态度转变较大,表示愿意考虑回国投案。 今年为追赃工作年中央追逃追赃战法持续升级莫佩芬、肖建明案都是中央追逃办挂牌督办的重点案件。

两人外逃后,中央追逃办多次召开协调会并赴实地进行督导,明确工作方向,制定追逃策略。 浙江、云南省追逃办积极协调相关部门,利用监察体制改革契机进一步理顺体制机制,设立专人专班,因人施策持续升级战法,使追逃追赃举措愈发精准有效。 莫佩芬出逃后,在中央追逃办指导下,浙江省追逃办协调杭州市追逃办等部门,对其重要关系人等情况进行了细致摸排,并将国内情况、追逃形势、我方政策等进行了详细说明,促使其家人和重要关系人配合开展劝返工作。

在肖建明案中,相关部门迅速查清了其在国内涉嫌违纪违法的情况,固定了相关证据,为后续工作开展打下坚实基础。 在中央追逃办指导下,云南省追逃办组建专案专班,深挖相关问题线索。

中央追逃办多次到云南会商指导相关工作。

云南省纪委监委主要负责同志多次听取专题汇报,省纪委监委专门成立国际合作室,并牵头协调省公安厅、省国资委、云锡集团等相关单位开展工作。 此外,更多运用司法执法合作渠道开展追逃追赃,比如引渡、司法协作、异地追诉、遣返、请外国承认和执行我法院冻结令或没收裁定等,不断提高追逃追赃的规范化、法治化水平。

这点在肖建明一案中有充分体现。 肖建明在出逃前,就涉嫌安排亲属在云锡集团境外投资企业“吃空饷”,两人涉嫌共同贪污,数额巨大。

对此,受害单位依法在境外对肖建明等提起民事诉讼,对其造成巨大压力,成为促使其下定决心回国投案的重要因素。 针对部分外逃人员提前将赃款提前转移到境外的问题,中央追逃办将今年确定为追赃工作年,一方面要求对外逃人员在国内外动产、不动产,依法应冻尽冻、应收尽收,努力实现赃款在境内“藏不住、转不出”,另一方面推动与多国建立涉案赃款查找、冻结、返还合作机制,力争赃款在境外“找得到、追得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