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www.hf0688.com文学范文

第50章 做足充分的准备天赋无双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9 编辑 :本站 / 11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西方诗歌 > 正文
TAG:

第50章 做足充分的准备天赋无双最新章节

既然答应了门主参加,那么周彪自然要进行一番准备。 所以利用仅剩下的几天,周彪开始出没在金龙门每一个制作作坊,进行自己最后的准备。 比如亲手打造一副,适合自己的战甲。 一把锋利,又轻盈的利剑。

这是以后战斗,最根本的东西。

而且通过心法,将气力打入兵器之中,会提升兵器和装备的属性。

过去周彪打造的黑铁剑,也就是普通的白板装备。

但是通过输入气力的多少,配合完美的锻造技术,装备就会产生变化。

从而晋升为青铜战器,黑铁战器,白银战器,黄金战器,白金战器,皇器,仙器,神器,至尊圣器。

以周彪现在的八点气力,那么最多只能锻造青铜战器。 而且在缺少气力的情况下,以宗师身份的周彪,锻造青铜战器的几率,也只有百分七十。 至于其他的大师级,高级锻造术……则还会降低标准。

反之如果气力充足,技术足够,那么锻造青铜战器,几乎拥有百分之九十多的几率。 但是千万不要忘记,一个气力充足的人,那么显然是不会缺少青铜战器的,更不会贩卖廉价的青铜战器。

因为青铜战器贩卖的价格,根本不足以支撑,一个高等级战士,或者法师……使用。

好在周彪的幸运值,不属于负数。

所以他在失败了一次之后,就很如意的锻造出来一把青铜战器。 “锋利,轻盈,具有割裂的效果,可以敌人鲜血直流,无法制止。 ”每一把兵器,都有锻造师的心得和想法。

比如周彪,锻造的这把轻盈剑,就是希望它具有割裂的效果。 所以他在兵器上面,做了一些暗沟,从而产生了割裂敌人的目标。

“兵器是攻击之用,剩下的铠甲,则要坚固和耐用才可以。

”所以在有了战器之后,周彪继续在各大房间里面研制。

一会敲敲打打,一会缝缝补补,一会比比划划……就这么弄了几天之后,终于弄出来一套崭新的铠甲套装。

当他将这套防护至上,让人望而兴叹的套装,穿在身上的时候,就连十几级的祝红缨看到,也只能头疼的说了一句:“我看你穿着这套东西,等于在九幽山脉多了一套护身符,多了一条命啊,完全失去了历练的效果!”对此周彪只能摇摇头,并没有解释什么。 因为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缺少的不是什么战斗经验,什么生死历练,而是妥妥的经验。

只要经验足够,只要装备给力,再加上自己恐怖的天赋,学会的那些战斗技巧,不论是任何一个敌人,只要他赶来,那么周彪都有希望,将他撂倒。 当然最关键的问题,其实是生命只有一条,惜命的周彪,可不愿意拿性命开玩笑。 保命没有问题之后,剩下的事情,自然就药剂储备,丹药储备,食物储备……等等一系列安全保障,不过有系统赠送的空间包裹存在,周彪能携带和储存的东西,要比一般人多很多,所以他自信,只要不遇到大BOSS,他都可以安全的生存回来。

就这样在他准备充足之后,金龙门的新人培养计划召开之日,终于来临了。 一大早,他就整理了下衣衫,然后迈步来到了聚集的地方。 虽然时间尚早,但是已经陆陆续续来了许多人。

这些人都是新生,他们不像周彪那样,一加入金龙门,就得到了门主的赏识。 所以他们需要好好表现自己,争取获得门派之中的高层认可,方便他们以后修炼之用。 “奇怪,陈圆那个小子,似乎并没有在这群人里面。

由此可以看出来,他返回飞升门之后,似乎遇到了什么阻碍,或者门派之中的长辈不同意,最终没有前来金龙门,真是太可惜了。 ”本以为可以见到陈圆,周彪还是比较期待的。 哪成想转悠了一圈,结果并没有发现陈圆,甚至就连一个熟人也没有。 于是周彪只好无聊的找一个地方静坐,等待门派的高层出现。

就在这个时候,周彪看到一群挂着外门弟子勋章的人,大概一百多名左右,稀稀拉拉的前来广场这里,并且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

当他们看到周彪的时候,顿时一个个指指点点。 “看到没有,那个人就是最弱的核心弟子。 ”“嗯,刚刚入门没有几天,就成为核心弟子。

”“我听说他刚刚加入天山门的时候,就曾经利用门主的关系,镇压了林中天副门主。

”“哼,总之就是一个关系户,没准是城主,又或者郡主的后代,空降到我金龙门的纨绔大少。 否则一个核心弟子,怎么还可能加入这一次的新人培养计划?”“可是这一次的新人培养计划,为什么连我们这些外门弟子,也给召集了出来?”“我听说,门主和几位副门主,对我们的成绩,并不是很看好,所以他们需要在历练我们一样,提高我么的品质和修为。

”“原来如此,那么岂不是外门第一的金蟾军,也要参加这一次的培养计划?”“不错……。 ”从他们零零碎碎的谈话之中,周彪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就是新人培养计划改变了,就连那些外门弟子也参加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恐怕竞争力和危险都会大大提升。

沉思了一会,周彪抚摸着自己的发髻道:“看来在自己忙着准备装备的时候,门派之中有很多变化,自己却一无所知!”“虽然新人培养计划是门派举办的,与自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但是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呢?”看着熙熙攘攘,讨论不惜的人群。

特别是见到几位,强横的外门弟子出现之后,周彪心中的危机感,也越来越强。

忽然一个强横的人,率领一批跟屁虫,洋洋得意的走过来。

并且在来到广场的时候,他宛如怒目金刚的看了一眼周彪所在的方向。 “杀意,为什么我从他的双目之中,感觉到了杀意,难道我跟他有仇?”就在周彪扪心自问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少年,走到这群人之中,顿时恍然大悟,嘟囔了一句:“原来是他在从中作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