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www.hf0688.com文学范文

第十章 死马当活马医司礼监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9 编辑 :本站 / 14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西方诗歌 > 正文
TAG:

第十章 死马当活马医司礼监最新章节

不得不说,自打知道自己亲二叔就是魏忠贤后,魏良臣颇是有点小人心态。 这也难怪,毕竟前世的李子荣不过是个普通人,陡然知道天大富贵等着他,心态上难免会“小人”化。 这种心态就如一夜暴富的土财主般,狂喜之余目空一切了。

三个月后的府试,良臣是不准备参加了,身体原主人本来就不是读书的料,便是他现在奋发,再凭借两世知识勉强能考上秀才,举人这一关怕也过不去,更何提进士呢。

相较这个时代那些头悬梁、锥剌骨的科举精英们,良臣还做不到傲视群雄,鹤立鸡群,他能捡人家牙缝掉出来的就很不错了。 别的不说,就是县里那个潘学忠,就足够良臣仰望的了。

套用后世话说,都是同龄人,咋差距就这么大的呢。 嘴上说着要和人潘学忠做同道中人,实则上,也就是少年人的夸夸之谈。

往好了说,那是树立一个人生榜样;往坏了说,就是不自量力。 吴夫子的女儿吴秀芝为什么看不起良臣,原因不正是竖子不堪教么。

亦或说,魏家的祖坟冒不了青烟,他老魏家根本就没有读书的料。 所以读书这条路,本就是良臣没有选择之下的唯一选择。

要么做农民,要么去读书,二选一之下,良臣当然是硬着头皮去读书了。 可是辛苦寒窗苦读十年,连举人老爷都不定能做上,现在躺在家里就能等一个伯爵、侯爵,甚至国公,换谁,都知道如何选择。

良臣琢磨着,自己也不可能就这么在老家干耗十几年,那真是虚度光阴了。

所以他寻思,自己应该弃文从武,这样日后就能凭借二叔的权势在军事上有所作为。

这个选择也是良臣的一个自保之道,十几年后二叔之所以败亡,关键原因不是因为最大的靠山天启死了,而是因为他手中没有兵权。

确切的说,魏忠贤直至崇祯上台,除了五虎五彪这帮锦衣卫和六部的爪牙,他手下压根就没有一个真正带兵的大将,也根本掌握不了一支能够敢对皇帝动手的军队。

以至于当时督师在外的孙承宗几次想带兵进京“清君侧”,而魏忠贤却无任何应对之法,阉党众人惶惶不可终日。 最后还是得亏孙承宗太忠,没敢走这一步,阉党这才化险为夷,成功反击,一举打压东林党。

良臣记得史书上曾提及过,崇祯在对二叔动手时,阉党中有人劝二叔先手下为强,奈何自家这位二叔赌了一辈子,最后一把却没敢全押,结果就这么一步步被崇祯套牢,最后落得个自缢的下场。

魏忠贤为什么不敢动手,除了被崇祯的假象迷惑,对他抱有幻想,最重要的还不是因为他没兵可调吗!没有兵马在手,阉党的倒台,大致也就是一道圣旨就能做到了。 但,若是自家亲侄就是武将,手底下有支听魏家指挥的兵马,那么魏忠贤的命运能够改变,老魏家这爷三的命运也能改变,大明朝的命运自然也会跟着改变。

起码,不会比原本的命运差。 自己才16岁,现在从军,不迟。 良臣打定主意,先去京城见二叔,然后想办法从军。

别的本事他没有,保命的本事还是有几分的。

而且,得益于身体原主人的“胡作非为”,他十分精通马术。 这一点,和二叔魏忠贤极其相象,史载魏忠贤喜驰马,能右手执弓,左手控弦,射多奇中。

二叔的马术从哪学的,良臣觉得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县里的太仆寺马厂。 而他的马术,同样也是在太仆寺马厂学的。

只不过他比二叔倒霉,偷人家马骑时被逮住了,被打得半死不活。 细细算起来,良臣还真颇似他二叔,要不然村里人也不会常拿他与二叔作比,私下里称这对叔侄都是一对活宝了。

从时间上算起,现在是万历三十七年,距离万历四十七年的萨尔浒之战还有十年,其间明朝和后金有过几次小规模战斗,战争的烈度不强,只要自己不是那么倒霉催的落在抚顺或铁岭城中,那么绝对可以存活下来。

有机会,就想办法将萨尔浒之战稍微改变一二。 没机会,就坐等万历驾崩,然后给自家二叔出主意,使他能在移宫案中不被东林党那帮人羞辱太过。 等到天启上台,那么一切就顺风顺水了。

主意拿定,魏良臣便准备去找他爹说进京的事,刚要动,大哥良卿却推门进来了。 良卿在外面想了很久,且和良臣想到了一块,那就是准备劝他爹想办法去京城见一见二叔。 良卿的想法很简单,死马当活马医,要是自家二叔真在宫里混得不错,那么便请他给县里打招呼,和张家一样保住祖田。

要是二叔混得不行,但在宫里也二十年了,怎么也能在有权势的太监面前说上几句话吧。 央求人家一二,说不定也能帮上忙。

这真是不谋而合了,良臣也想进京,良卿也是这想法,保祖田这个借口最合适不过,于是兄弟俩一拍即合就去找他爹魏进德。 “进京?”听了两个儿子的说辞,魏进德有些惊讶,不过没有当场拒绝这件事,而是在思量这件事的可行性。

良卿见父亲没有反对,忙将自己在外面想好了的说辞讲给他爹听,无外乎没了那二亩八分水田,他们家的日子就没法过。 又说这地是祖上留下来的,真要是搁他们手中没了,实在是对不住祖宗等等。

魏进德被大儿子说的有些心动了,今儿他鬼神使差的说起老二进忠的事,多多少少也是受了张家的剌激,这才想起老二也在宫中当老公。

要是老二也能如张家老幺般给家里出把力,那块地可就能保住了。

良臣在边上看得明白,他爹和大哥良卿身上其实都有农民的小心思,就是能占便宜的话便尽量去占,实在占不了便作罢。

这无关本性是否淳朴,为人是否狡诈,只是单存的生存之道。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尤其是在这个时代,多一块地,少一块地,对于农民一家的命运有着极大的影响。 要不然,几千年以来,何以汉人一旦有了钱,就喜欢买地做地主的呢。 地乃永恒之产,有永恒之产,自可供养子孙读书,从而由农入仕,改变一家乃至一个家族的命运。

魏进德省吃俭用供良臣上社学,图的不就是良臣能有出息么。

而这一切,是建立在他有那两亩八分水田基础上的。

没了这块地,不但以后没法供良臣读书,他爷三的日子只怕从此每况愈下了。

给两个儿子娶媳妇,更是从此想都不要想了。 张家沾了老幺的光,得了便宜,自家为什么不能呢?老大说的对,不进京去找他二叔,又怎知事情不成呢。 就算不成,也损失不了什么。

思来想去,魏进德同意进京找二叔,只是派谁去呢。 他先看了看大儿子良卿,再看了看小儿子良臣,一时拿不定主意。

良臣自告奋勇了,挺着胸膛道:“爹,我去吧。

”“你?”魏进德皱了皱眉头,“你这腿伤刚好,哪能去京城。 ”良臣生怕他爹不让他去,忙做了几个动作,以示自己腿伤早就好了。 魏进德还是有些迟疑,良卿却在边上说了:“爹,我看就让老三去吧。

他这两年常在外面跑,见过世面,比我懂得多。

”良臣万万没想到,常与一帮狐朋狗友在县里乱逛,在他大哥眼中竟然也算是见过世面。

他想着他爹肯定不是这么想,不想他爹却认同大哥这话,在那点了点头,道:“也好,家里还要有人干活,老大就留在家里,老三你去吧。

”有了这话,良臣当真是窃喜万分,心一下子就从梨树村飞到了京城。 ..........知道大家嫌新书太嫩,宰不得,都想着要养养,在此骨头只想请大家能够天天给点养份,呵护这颗嫩苗。 收藏、推荐,我很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