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www.hf0688.com文学范文

诗经《关雎》原文、翻译及赏析

发布时间:2019-08-05 编辑 :本站 / 143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西方诗歌 > 正文
TAG:

诗经《关雎》原文、翻译及赏析

  《关雎》是一首意思很单纯的诗。

大概它第一好在音乐,此有孔子的评论为证,《论语·泰伯》: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 乱,便是音乐结束时候的合奏。

它第二好在意思。

《关雎》不是实写,而是虚拟。 戴君恩说:此诗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便尽了,却翻出未得时一段,写个牢骚忧受的光景;又翻出已得时一段,写个欢欣鼓舞的光景,无非描写君子好逑一句耳。

若认做实境,便是梦中说梦。

牛运震说:辗转反侧,琴瑟钟鼓,都是空中设想,空处传情,解诗者以为实事,失之矣。 都是有得之见。

《诗》写男女之情,多用虚拟,即所谓思之境,如《汉广》,如《月出》,如《泽陂》,等等,而《关雎》一篇最是恬静温和,而且有首有尾,尤其有一个完满的结局,作为乐歌,它被派作乱之用,正是很合适的。 然而不论作为乐还是作为歌,它都不平衍,不单调。 贺贻孙曰: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此四句乃诗中波澜,无此四句,则不独全诗平叠直叙无复曲折,抑且音节短促急弦紧调,何以被诸管弦乎。 忽于窈窕淑女前后四叠之间插此四句,遂觉满篇悠衍生动矣。

邓翔曰:得此一折,文势便不平衍,下文友之乐之乃更沉至有味。

悠哉悠哉,叠二字句以为句,辗转反侧,合四字句以为句,亦着意结构。

文气到此一住,乐调亦到此一歇拍,下章乃再接前腔。

虽然歇拍、前腔云云,是以后人意揣度古人,但这样的推测并非没有道理。 依此说,则《关雎》自然不属即口吟唱之作,而是经由一番思索安排的功夫作出来。 其实也可以说,诗三百,莫不如是。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毛传:兴也。 但如何是兴呢,却是一个太大的问题。 若把古往今来关于兴的论述统统编辑起来,恐怕是篇幅甚巨的一部大书,则何敢轻易来谈。 然而既读《诗》,兴的问题就没办法绕开,那么只好敷衍几句最平常的话。

所谓兴,可以说是引起话题吧,或者说是由景引起情。

这景与情的碰合多半是诗人当下的感悟,它可以是即目,也不妨是浮想;前者是实景,后者则是心象。 但它仅仅是引起话题,一旦进入话题,便可以放过一边,因此兴中并不含直接的比喻,若然,则即为比。 至于景与情或曰物与心的关联,即景物所以为感为悟者,当日于诗人虽是直接,但如旁人看则已是微妙,其实即在诗人自己,也未尝不是转瞬即逝难以捕捉;时过境迁,后人就更难找到确定的答案。

何况《诗》的创作有前有后,创作在前者,有不少先已成了警句,其中自然包括带着兴义的句子,后作者现成拿过来,又融合了自己的一时之感,则同样的兴,依然可以有不同的含义。

但也不妨以我们所能感知者来看。 罗大经说:杜少陵绝句云: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或谓此与儿童之属对何以异,余曰不然。

上二句见两间莫非生意,下二句见万物莫不适性。 于此而涵泳之,体认之,岂不足以感发吾心之真乐乎。

我们何妨以此心来看《诗》之兴。 两间莫非生意,万物莫不适性,这是自然予人的最朴素也是最直接的感悟,因此它很可以成为看待人间事物的一个标准:或万物如此,人事亦然,于是喜悦,如桃之天天,灼灼其华(《周南·桃夭》),如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小雅·鹿鸣》),如此诗之关关雎鸠,在河之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