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www.hf0688.com文学范文

毕淑敏:姑娘,请与我同行

发布时间:2019-06-30 编辑 :本站 / 166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西方诗歌 > 正文
TAG:

毕淑敏:姑娘,请与我同行

  那天,说好晚上9点钟到广播电台,直播一个呼唤真情的节目。

  都怪我临走时又刷了刷碗,出门比预定时间晩了5分钟。

大城市里似乎活动着一条诡谲的规律,假如你晩了半步,就像跌入了黑暗的潜流,步步晩下去,所有的事物都开始和你作对。

  我家门口是交通要道,平日打的,易如反掌。

但此刻仿佛全北京的人都拥挤在出租汽车上,奔驰而来的汽车没有一辆亮出空驶的红灯。

时间在焦急的等待中转瞬即过,我急得头上热气腾腾。

  顾不得往日的矜持,我跳到马路中央拦车,可惜每一辆迎面驶来的出租车汽车,窗玻璃上都黑压压地坐满了人,任凭我将手臂摇得像凤雨中的旗杆,车群还是拐着弯呼啸而过。

  我想也许我站的地方不理想,就向路口逼近,最后简直戳到红绿灯底下。   现在,是最后的时限了。 假如我再搭不上车,直播室里将留下一幅焦灼的空白。 我无法设想那边即将到来的慌乱情景,只是疯狂地向每一辆的士招手。

  突然,一辆红色的夏利出租车从天而降,稳稳地停在了我的身旁。

司机是一个快活的小伙子,他敞着一口白牙微笑着问我:您到哪里去  我伸手拉开车门,上了车报出地名。 猛然一个尖锐的女声撕破我们的耳鼓:你怎么问她不问我是我先看到你的,是我先挥手的。

这是我拦的车,该我上的......;  我们都愣了?醋耪獯右慌陨背龅呐。

她穿着一身银粉色的连衣裙,夜风吹起裙裾,像套着一柄漂亮而精巧的阳伞。

  略一思索,就明自了眼前的事态。 女孩刚来到人行道上挥手拦车,车就停了。 她以为这是她的功劳。

  来不及同她做太多的解释,甚至不想分辨究竟是谁先举手(其实很简单,只要问一问司机就真相大白)。 我只是想,既然我们在同一方向拦车,大目标就是一致的。

于是问她:小姐,您到哪里  她不屑于理我,对着司机报出了她的目的地。 司机轻松地说:我正不知道怎么回答您呢,这下好了,你俩顺路,您先到,那位女士后到。 谁也不耽误......  我敞着车门对她说:小姐,谁拦的车已经无所谓了,要紧的是我们赶快上路。

对不起,我确有急事,来不及再拦别的车了。 既然我的路远,车费就由我来付,小姐,快上车吧,请与我同行。   美丽的小姐掏出高雅的钱夹,也是娇艳的粉红色,对司机说:钱,我有的是。

我从没习惯同别人坐同一辆出租。 你请她下去,我多付你钱。

  我突然感到异乎寻常地寒冷,在这春意荡漾的夜晚。   那一瞬,我漠然向隅缄口无言。 要是司机撵我下车,我只有乖乖地下去。

就是过后义愤填膺地举报车号,司机也完全可以不认账,说他是先看到粉红色小姐后看到的我,这便是死无对证的事?銮野凑瘴掖舜ξ锵⑹履说南肮,也绝不会打上门去告谁。

  在那个片段,甚至连广播电台的直播都茫然地离我而去。

在人与人之间如此膈膜的今日,温情的呼吁是多么苍白微弱。   我抱着肘,怕冷似地等待着。

等待一个陌生人的裁决。

  司机对小姐说:我当然愿意多挣点钱啦。

你忙吗  小姐嫣然一笑说:我不忙。

就是晚饭后溜溜弯。

她很自信地看着司机,对自已的魅力毫不怀疑。

  我已经做好了下车的准备,听见司机对小姐说:既然您不忙,我就先送这位女士了。 您再打别的车好吗  说着,他发动了引擎,夏利像一颗红色保龄球,沿着笔直的长安街驶去。   女孩粉红色的身影,像一瓣飘落的;,渐渐淡薄。   我很想同司机说点什么,可是说什么呢感谢的话吗颂扬的话吗在这车水马龙的都市里,似乎都被霓虹灯的闪烁淹没。

  像这样的事多吗我终于说。   什么事他盘旋着方向盘,目视前方。   就是同一方向行使的乘客,却不愿意搭乘。

多。 挺多。 其实同方向搭乘,既省了钱,又省了油,还省了时间,不消说还减轻了的交通污染,可是有许多人就是不愿搭乘。

不过一般人不愿合不坐就是了。

像今天这位小姐,公然用钱来逞强的人,也不多。 司机一边说着,一边灵巧地避让着车流。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问他也是问自己:人哪,为什么这样喜好孤独  正巧前面是一盏红灯,司机拨弄着一个用作裝饰的金福字,平静地说:因为他们有时问,因为他们有钱。   绿灯像猫头鹰的眼一般亮了。 他一踩油门,车又箭矢般前进。

一路上,我们再无交谈。   到达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离预定的直播时间还有5分钟。   我急急把一张整币递给他,甩了车门就往楼里跑,那一道播间的手续颇为费时。   司机在后面喊:还没找您钱呢!  我头也不回地说:不用找了。

别在意,那不是奖你的。

是没时间了。 如果你不忙,待会儿请打开收音机,会听到我在节目里说起你......  我不知道司机是不是听到了我的话,更不知道那朵粉红色的;,在坐着另一辆出租汽车兜风的时候,听到了我的呼唤没有。

  我在说女孩,请与我同行。

(来源/《美丽是心底的明媚》,文/毕淑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