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www.hf0688.com文学范文

一年一年安静陪你渡过

发布时间:2019-07-21 编辑 :本站 / 13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西方诗歌 > 正文
TAG:

一年一年安静陪你渡过

一颗心被冷在风中,回忆冻结了滴落的泪珠,冰冷的月光,亲吻着夕阳残留的余温,抱紧柔弱的肩胛,弱小的身躯里依旧有团火在燃烧-----题记.好想对你说,不管你身在何处,我都会一年一年安静陪你渡过。

好想对你说,不管你身在何方,我都会静静的等待你的归期,一年一年,一年一年与你牵手走。

要不是那晚的电话,晴柔根本就不会清醒.要不是那个女人一反常态的那些话语,晴柔的心依旧迷茫着,她不知道是该痛恨这个该死的男人,还是去感谢上苍,她更不知道是用恶语诅咒这个坏良心的男人,还是毫不留情的揭穿他的虚伪和丑恶,她只是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心已经没有了昨日温度,纠结着没有一丝感觉.寂寞的心伴着静谧的月光,让一个破碎的梦更加惨白。 看着自己好久之前写下的那些东西,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那一句句甜蜜,那一句句依恋,那一句句的信任,如今都变成一张张嘲讽的笑脸,狰狞着,淫笑着······面对那些抹不掉的过往,她扪心自问,是自己没活明白,还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这一刻的颓废和失意,让她突然感觉找不到了方向,,她突然感觉好迷茫,好困惑!我们都没变,只是时间在变,事情在变!这是他说过的话,晴柔一直都记得。

他,一个曾经的他,经年里的过客,流年里的因果。 他,一个颠覆了女人一生幸福的他,篡改了一个女人一生命运的他,爱是他说的,累也是他说的,现在说变也是他。

柔晴,一个单纯的傻女人,一直傻傻的以为那就是缘分,那就是命,他所做的一切,都该是命中注定的,她的内心世界,一直都把他当成了她的最爱,把他的那份情当成了今生的守候!曾经矜持高傲的柔晴,曾经笑脸灿烂了每一个夏季的小女人,自从遇到了他,就关闭了情感的门,把心中所有的痴迷留给了他,变成了他感情的俘虏,变成了等着别人施舍幸福的人。 该用怎样的文字,怎样的心情去诉说那晚的事情,晴柔的内心一片迷茫,凝神回想,仿佛故事里的主角不是自己,像是看了部老俗气的爱情片,那么可笑的情节,那么造作的表白,一切的一切,此刻像永不散去的雾霭围绕着她。 困惑着她!冷暖自知,突然好喜欢这几个字。 弯腰捡拾起那片飘零在风中的落叶,枯黄的褶皱里满是酸楚的泪,那些淡了颜色的故事,那些苍白了的记忆,那个下午,那个迷茫的季节。

轻叩他的门,心儿随着叩门声开始紧张。

忐忑不安的心夹杂着对他深深的挂牵,不知道经历过风雨后的他,是否容颜依旧,不知道经历过煎熬的他,青丝是否泛白?不知道一门之隔的彼此再相见是否淡定从容?更不知道恩怨过后的彼此再相见是否尴尬?来了,屋内的他想都不会想到叩门之人会是谁,更没有一点提防的意思就毫不犹豫的把门打开了。 四目相视的瞬间,晴柔察觉出了他眼中闪过的那丝异样的表情,他苦笑了一下,然后门缝渐渐的拉大,晴柔只是微笑着,没有说一句话,但她能体会到他的心,和夹杂在内心深处的那一丝说不出来的感情。 没想到是我吧?嗯!他露出了一丝不很自然的笑意,然后手脚忙乱的坐到他那感觉很高贵的圈椅之上,然后就是他的那套老生常谈!我们别联系了,你快点走吧,要不她来了,我不好收场,我控制不了局面!听着他那早已经磨出了茧子的话,疲倦的晴柔斜倚在沙发上,手托着那张透着单纯和幸福的笑脸,傻傻的凝视他,笑眯眯的听他说的每句话,心海深处泛起一丝厌烦,你真娘们,一点大度的意思都没有!听着,想着晴柔随口说了出来。

听到晴柔的自言自语,他的话戛然而止,随后满脸的不悦,和孩子般,赌气的说到,我是小气,我不是男人······晴柔一直微笑着,她很疲倦,也很平静,因为今天的她根本就没有和他吵架的欲望。 微笑着,痴痴的望着他,他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给我看看你的头发吧!晴柔猛地想起了电话里他说过的话。

他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走近了晴柔,低下头,让晴柔近距离的瞅着自己那渐渐稀疏的头顶。

不是很明显啊,不像你电话里说的完全脱落了哪么严重啊,但确实是感觉和原来的印象中的不太一样了。

晴柔忍不住用手去抚摸她曾经熟悉了又陌生的那头黑发。 熟悉的气息,起伏的山峰。

伴着晴柔那均匀的呼吸扑面而来,他的心跳在加速,他双眸凝视着眼前这个让自己气的肺都要爆炸了的小女人,恩怨情仇,他说不清楚。 老公,抱抱我吧!双目凝视的瞬间,晴柔再一次情不自禁的喊出了那句话!他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那可不行,单位让技术科往每个屋子都安装了微型摄像头,本人都不清楚在什么地方,那次值班室的一个女的把脚搭在椅子背上,都被领导给看到了!他推脱着,解释着······我想你了,就想让你抱抱我,我们都两个月没见面了!晴柔继续坚持着自己的要求。 不行,真的,你身上什么味道啊?我以前就说过,我不喜欢你身上的香水味,你还是不注意,我要是抱了你,我怎么出门啊?浑身满是你的香水味儿了。

他继续狡辩着,推脱着。

并且说到门没有扣死。 不行,没准什么人来。 不抱不抱吧,早晚你也得抱抱我,不抱抱我你感觉我是那种随便就善罢甘休的女人吗?真是的,整个一个牵着不走打到步的驴,只挨整砖不挨半头!哼。

晴柔独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依旧微笑着看着他,听着他不休的唠叨。 这么长时间没见,想我了吗老公?晴柔很突兀的又问出一句话,他微笑着没有直接回答,嘴里说着,含蓄点行不,我喜欢含蓄。 晴柔呵呵的笑了笑,然后调皮的眨了眨那双透着智慧的眼睛。 心里其实很清楚他此刻最想说的话,其实是不想你,恨死你了,想掐死你!不想,都恨死你了,恨你的时候恨不能掐死你!是这样的吧,晴柔笑呵呵的替他说出这句他隐藏在心底的话。

他笑了,这次是开心的笑,因为他的恨已经被晴柔那柔软的目光给融化了。 他起身再次走进晴柔,然后俯下身体。

贴着晴柔的耳边说道:臭老婆,恨死你了,又爱死你了!晴柔的心感动了,眼睛模糊了······送给你本书吧,适合你看。 他回到办公桌前开始翻山倒海的翻腾,嗯,好的!|晴柔满口答应着,心中却琢磨着他赠书的目的。 书终于找到了,是一个青年作家的诗集。 《不是我是风》。 晴柔的手,被他那双有力却柔软的手握得紧紧的,她的心中闪过一丝酸楚,拒绝不了的爱,更改不了的情缘,她哭了,在他温暖的怀里。 但泪却掩藏在心中······问世间情为何物?晴柔一遍一遍的问询着。

她的心累了,但她却醉在了他的深情里······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红尘呀滚滚痴痴呀情深聚散终有时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梦里有你追随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红尘呀滚滚痴痴呀情深聚散终有时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梦里有你追随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红尘呀滚滚痴痴呀情深聚散终有时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梦里有你追随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歌声中,他的眼睛潮湿了她的眼眸,歌声中他的话语在耳畔萦绕,不管你身在何处,我都会一年一年安静陪你渡过!歌声中,不管你身在何方,我都会静静的等待你的归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