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www.hf0688.com文学范文

八百八十六章 局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3 编辑 :本站 / 143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西方诗歌 > 正文
TAG:

八百八十六章 局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司狱言谈有表面上恭敬,内里还是有些倨傲,似将林延潮看作了阶下囚。

冬日里的日光,透过屋中木格子天窗,撒在案头。 林延潮侧着脸感受着这和煦的日光,心情却是轻松的。

当然这在外人眼底,是坐牢坐出了休沐放假的感觉。

这点令司狱心底愤怒,他方才的话落在了空气,林延潮竟没有接,不把他放在眼底。

司狱重重咳了一声,带着几分不满。 这时林延潮转过头来,阳光落在他的背上。

这一刻林延潮脸也是瞬间暗了下来,看去有几分肃然。 “你把方才的话再说一遍!”从从九品至正五品,一共有十级,就算是司狱是布政司里的牢头,但论及尊卑二字,他是远远不如林延潮的。

林延潮虽说被押,但没有夺职,仍是正五品官员。 司狱知自己方才说话口气,放在平常就是言语冲撞了上官,但眼下在牢中,他自有这个权力。

现在林延潮让他重说一遍,司狱唯有心怒面笑地道:“回禀司马大人,开封府的辜府台,他说要提审司马大人。 劳驾司马过去一趟!”“原来如此,”林延潮闻言点了点头,提笔在墨上点了点道:“本官就不过去了,让辜府台到这里来就是!”“此与礼数不和吧!司马虽仍是官员,但仍在押之身,何况辜府台又是奉司里之命,提审司马。

”林延潮继续于案上写字,道了一句:“你没看见吗?本官在写给圣上的奏章,若耽搁了要事,辜府台担当得起吗?”司狱一愕,想了想按住气垂头道:“那么下官替司马通报一声!”“去吧!”林延潮连抬眼搭理都是奉欠。 不久后,屋外传来脚步声。

辜明已负手走进屋子,他脸上却全无愠色,看林延潮正在写奏章,也不说话站在一旁。 牢卒给他搬来椅子,辜明已屏退左右,就一撩官袍好整以暇地坐下,随手弹了弹膝上的灰尘。 林延潮将笔一顿,向辜明已道:“有劳辜府台,屈驾来此,本官这里还有几个字……可否稍等?”辜明已笑了笑反问道:“司马饱读史书,可知绛侯父子乎?”汉朝时绛侯周勃被押,为狱卒折辱,出狱后对旁人道:“吾尝将百万军,然安知狱吏之贵乎”意思是我曾率百万大军,然而怎么知道狱吏竟如此尊贵。

周勃之子周亚夫更惨。 周亚夫下狱时。

廷尉责审说:“君侯欲反邪?”周亚夫说:“我所买的兵器,乃用以陪葬之用,怎说是谋反?”廷尉讥讽道:“君侯就是不在地上谋反,恐怕也要到地下谋反吧。 ”周亚夫受此屈辱,最后绝食而死。 辜明已眼下就是狱吏,廷尉的角色,对林延潮这么说,言下之意很显然。

林延潮笔下不停,失笑道:“还是与辜府台说话亲切,若是方才的司狱,牢卒怎知绛侯父子的典故,威胁起来也没意思。

算了,待写完后,一会辜府台问话时,下官有问必答如何?”“好,君子一言,那你继续写吧!”辜明已大度捏须笑了笑。 辜明已现在可谓智珠在握。

布局到现在,都在他掌控中。

马玉在河南祸害百姓,又打伤知府付知远,这两件事将来传到天子那边,天子也是会震怒的,谁也瞒不住事实。

辜明已在草议上签字,就是与马玉撇清干系。 辜明已一心所求,就是要扳倒林延潮此人。 但眼下林延潮杀了马玉,就算再得民心,再有清望,朝廷不可能就此揭过,必然重重责罚。 杀马玉后,林延潮尚可说是出于义愤,为了百姓,罪犹可恕。

但淤田案一出,就是人品败坏,二者并罚,就死无葬身之地。

辜明已看着林延潮写奏章的样子,他这一次来就是迫使林延潮认罪,承认这淤田到底是谁贪墨的?如此就可以向他身后的人交代了,然后他踩着人头上位!方才林延潮的话里有几分服软的意思,令他感觉很欣慰,这会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写奏章这等行为,不过是林延潮最后一点面子所在,犹如小孩子般意气用事。 自己自然要大度地给他这个台阶下,等着无妨,反正辜明已一向很有耐心。 他常告诉子侄,幕僚,做人要懂得一个忍字。

许久之后,林延潮将最后奏章上最后的数字写完,吹干墨迹。

他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小板凳的辜明已,歉然地笑了笑,然后整理起桌案,似随口闲聊般道了一句:“淤田是皇上的!”辜明已没有听到自己咳嗽声,而是手抖了一下,谈话并没有如预想那般继续。 辜明已抬起了头,看向透着阳光的窗户格,然后他斥道:“不可能!”“遇到这样的事,常人第一个念头都是拒绝!这我理解。 ”林延潮言语间听起来轻描淡写的,好像是在一位老朋友在安慰他的失意。

辜明已眉头抖了一下,他沉住气问道:“你倒把自己撇个干净,就算如此,难道杨一魁,龚大器,杨一桂他们没有贪墨?”辜明已说话时,手指有些在颤抖。 奏章上的墨迹已是吹干,林延潮将奏章叠好合上然后道:“嗯,让我反问辜兄一句,是不是弹劾林某的奏章早已在路上?还有其他御史,言官,弹劾巡抚,布政使,按察使的奏章该不会都已经递至通政司了吧?”这一刻辜明已脸色巨变。 林延潮认真地看了辜明已一眼,点头道:“看来是已送到了。

辜兄做事一向沉稳妥当,但这一次……在下没有指责辜兄的意思,只是你太心急和操切了一些。

”“若是隔上数日,观望一会,结果会好一些。

对了,现在派快马通报京里,或者追会奏章,还来得及吗?若是可以,不能再耽搁了,马上……马上派可靠的心腹上京。

或许有些晚了,但至少试一试,是一个机会。

”辜明已面上震惊,愤怒,但有时候愤怒至极点时,是反而要发笑的。

所以将所有事情按图索骥想了一番,窜起来后,辜明已真的大笑起来:“这是你设的局吗?”林延潮身子往后一仰,没有点头或摇头。 阳光就如此落在他的身后,而对面的辜明已却落在了阴影中。

你还会喜欢:

NEW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