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范文

www.hf0688.com文学范文

此恨绵绵,缘来无期(第廿二回 福兮祸所依)

发布时间:2019-07-17 编辑 :本站 / 19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范文 > 西方诗歌 > 正文
TAG:

此恨绵绵,缘来无期(第廿二回 福兮祸所依)

  次日,傅欣颖就要离开这里回鹊桥寨,所以夏林霜他们便早早送她了。 当贾凌峰赶到时,夏林霜他们已经在回董公馆的途中,林薇一见凌峰身后还跟着张晶晶,顿时一脸不高兴,连贾凌峰跑过来跟他打招呼,她也不搭理,与姐姐只顾走着。

凌峰跟在她的身后,连连道歉,也不能消除她心中的闷气。 然而,凌峰不知道,林薇生气的不是他的迟到,而他身后的张晶晶。 林霜见凌峰态度诚恳,便帮凌峰说了几句好话,林薇听后便止住了脚步。

  这时,凌峰便从口袋里取出一方红色的木盒递给林薇,先前还生气的林薇见到凌峰的递过来礼物,闷气也就降了大半,林薇接过礼物,缓缓打开,只见里面躺着一只翡翠手镯,只见手镯的表面上浮雕着繁琐却不凌乱的优雅花纹,点点的翠绿宛若翠湖般的安静而美好!翡翠手镯是玉制手镯中一支出类拔萃的奇葩,所有翡翠手镯也往往加入以吉祥、祝福、爱情等美好的寓意。

林薇见到这只玉镯甚是喜欢,然而,旁边的张晶晶看见了,甚是不满,原来刚刚与表哥逛街买的这只玉镯并不是送给自己的!林薇正欲戴上,却被张晶晶抢了过来,并把自己右手腕所戴的玉镯故意显露出来,说道,“你这只玉镯再怎么好也没有我这只高贵!”凌峰见状,抓住她的右手腕生气说道,“你这只玉镯是哪里来的?”此时,晶晶还想到自己的这只玉镯来路不正,但还是狡辩道,“这不是你送给我的吗?”说完摆脱了凌峰的手。

凌峰当然没有送她这只玉镯,说道,“你胡说,这只玉镯是我前几日买的,今日找了许久没有找到,原来被你偷了!”原来今日凌峰为了寻找这只玉镯还晚来,他本打算送林薇这只玉镯就是为了向昨晚舞会冷落她的事而道歉,没想到却被晶晶不问自取。 晶晶当然也不承认是自己偷的,两人就此事而纠缠不清,待凌峰发现时,林霜姐妹已经走远。   不消半晌功夫,傅欣颖便回到鹊桥寨,随后便赶到夏家,起初她看见王晴翠时一脸茫然,心里直想,秦碧惠怎么也来到了鹊桥寨?并远远叫了一声,“秦伯母!”,王晴翠忙问她在叫谁?然而当傅欣颖走近仔细打量还发现王晴翠与秦碧惠的模样还是有些差别。 也难怪,夏林霜初次见到秦碧惠时也是吃惊不已。

傅欣颖连忙道歉,说是自己认错了人,随后又把城里见到的人与她的模样相仿说了一遍。

王晴翠听后,微微一愣,但在一旁的夏宗仁笑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长得相似的事物何止一个?”于是,傅欣颖把夏林霜在城里的情况向她们说了一遍,得知女儿在城里有人照料,夏宗仁夫妇也就放心了,当傅欣颖正欲起身离开时,王晴翠突然问道,“傅姑娘,你说你见到那位与我模样相仿的人叫什么名字?以后我们有机会当面致谢!”傅欣颖听后回道,“她叫秦碧惠,他的丈夫叫陈川枫,还是一名航海家。

”  “秦碧惠!”“陈川枫!”两个熟悉的名字,在王晴翠的心里已经是一个烙印!一个伤疤!一段伤心往事!今日突然再次听到这两个名字,仿佛是一个漩涡,渐渐把她吸了进去,再次陷入那一段痛苦的记忆中,她觉得头一阵眩晕便晕了过去……  王晴翠渐渐苏醒过来时傅欣颖已经离开,夏宗仁见她醒来忙问她的情况,王晴翠说没事,夏宗仁听后,说道,是不是刚刚傅姑娘的话勾起了你的伤心往事?王晴翠沉默了一会儿,平静地说道,“我想进城。 ”夏宗仁听后,没有言语,其实他的心里明白,王晴翠进城就是为了找陈川枫,然而找到他又能怎样呢?难道还要受一次伤吗?良久,夏宗仁说道,“我知道你是想念女儿了,不过也要等你的身体康复了再去吧!”夏宗仁没有说出王晴翠的真正目的,故意如此说。 听了丈夫的话,似乎一道暖阳照拂,倍觉暖意。

  一连好几日都没有见到颜蕊,起初大家都以为颜蕊回家照顾生病的奶奶,可是当大家来到颜蕊家时却没有见到颜蕊,听她奶奶说,颜蕊已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了,这时大家还肯定颜蕊失踪了!于是大家起初寻找颜蕊,只有玉灵想到了哥哥,因为有好几次她都撞见颜蕊与哥哥在一起,所以便去找了峰巅。

巅峰又怎么可能说实话呢?便说他也有好几日没有见到颜蕊了,玉灵也没有问出颜蕊的下落。 最后,还得让月霞在报刊上刊登了寻人启事,但仍旧没有颜蕊的消息。   上次陈川枫赶赴日本时,带去了董家不少的茶叶,没想到还深受欢迎,畅销日本,甚至供不应求,于是便打回电话希望董家能够再准备更多的优质茶叶,当接到这通电话,董川流甚是喜不自禁,毕竟这是董家茶叶首次畅销日本,又开阔了新的市场,岂不是一件开心时?然而,这件事不胫而走,传到了张家的耳朵里,张雷一直以来既是羡慕董家的茶叶,又是妒忌董家茶叶,所以一直都在窥视董家茶业,总想把董家的茶叶据为己有,可是一直没有想到办法。

如今听到董家茶叶畅销日本,总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于是便匆匆赶往司徒涛府邸,当司徒涛得知张雷的来意后,正愁没机会惩治董家,两人一拍即合,狼狈为奸!正所谓,“福兮祸所依”,不知董家此次会遭受怎样的劫难?  上一次舞会后,秦碧惠便与张震南的来往越来越频繁,似乎他俩又回到年少时光。

陈佳佳虽然没有发觉秦碧惠的举止,但他们的来往却被傅国峰意外撞见。   那日,秦碧惠与张震南在街头闲逛,被迎面而来的傅国峰无意撞到,傅国峰还没来得及道歉,秦碧惠便问傅国峰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如此匆忙?此时,张震南还知道他就是傅国峰。 张震南连问傅国峰是否认识自己?然而傅国峰一直都没有想起他是谁?直到张震南笑道,“小峰,不要忘了我哦!”此时傅国峰还想起他就是自己的舅舅,只是当年舅舅离开时他还是小,所以印象不是很深,傅国峰惊喜喊到,“舅舅!”一旁的秦碧惠得知他们就是舅侄关系,她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感到诧异,吃惊!秦碧惠便告称有事便匆匆离开了。 随后,张震南把傅国峰带到自己的酒楼,各自寒暄几句,问到傅国峰家人情况,傅国峰也是一言蔽之。 傅国峰便告诉舅舅,自己想在城里找一份工作,补贴家用。

张震南酒楼正好差一位厨师,所以傅国峰便在酒楼当厨。 不仅如此,傅国峰还为诗思找了一份工作,一来让诗思有事可做,不去胡思乱想;二来工作了便有了自己的住宿,不用寄人篱下。

第二日,傅国峰便把诗思带至了酒楼,张震南见诗思美丽端庄,便认定是傅国峰的女朋友,并说喝喜酒时别忘了他。

一句话,惹得诗思双颊红彤彤的。

  眼看傅国峰和诗思相继离开董家,夏林霜也觉得自己在董家打扰多时,所以也决定出去找一份工作,于是便委托月霞在报社找到一份打杂的工作。

董翔飞听后起初并不同意,说夏林霜他们是董家的客人,怎么能怠慢客人?夏林霜听后说道,“就算是客人,也不能长期在主人家白吃白喝,那样岂不是泼皮无赖?那样我还有什么颜面住在这里?自己找一份工作,一来可以补贴家用,二来丰富生活,不至于生活无聊,空虚。

”听了夏林霜的话,董翔飞也无法反驳,便同意了。

  自打司徒涛的婚礼被贾凌峰他们破坏,他便一直怀疑自己的身边有内奸,不然他们行事不会如此顺利!所以便一直留意身边的每个人,好在吴枫做事一向小心谨慎,所以一直没有露出马脚。

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吴枫始终难逃被发现的厄运。   【秦碧惠意外得知傅国峰就是张震南的侄儿,那么傅国峰与冰雪儿就是表兄妹关系,不知秦碧惠是否保守这件秘密?吴枫就是司徒涛身边的内奸,他内奸的身份始终会被发现,吴枫那会是怎样露出马脚的呢?张雷窥视董家的茶业,他与司徒涛会以怎样卑劣的手段呢?待续……】。